美国马里兰大学蒋楠副教授谈英语名词复数习得

  2016年 12月 12日下午,来自美国马里兰大学的蒋楠副教授受邀作了一场题为“为什么中国学习者难以习得英语名词复数?讲座由文科基地副主任徐海教授主持,来自基地的王初明教授、任伟教授、杨静博士,来自协同创新中心的卢植教授和《现代外语》编辑部的马志刚教授,以及广大师生参加了本次讲座。例如,俄语中存在复数语法词素,因此俄罗斯人前言语语信(preverbal message)中包含由母语建立的复数的语义信息,他们只需要学习复数的形式变化,提取时自动化水平高。而汉语由于不具备复数语法词素,中国英语学习者不仅需要在前言语语信中建立复数语义,还需要在表征时进行形式变化,这种语义信息的建立需要更多显性过程的参与,因此影响了最终习得效果。

  2016年12月12日下午,来自美国马里兰大学的蒋楠副教授受邀作了一场题为“为什么中国学习者难以习得英语名词复数?”(Whyis the plural marker difficult for Chinese ESL speakers?)的学术讲座。讲座由文科基地副主任徐海教授主持,来自基地的王初明教授、任伟教授、杨静博士,来自协同创新中心的卢植教授和《现代外语》编辑部的马志刚教授,以及广大师生参加了本次讲座。

  蒋楠副教授的研究焦点是二语学习者英语名词复数习得困难及其成因。他首先回顾了早期对语法词素(grammatical morpheme)的相关研究和不足之处,然后介绍了自2004年起,他和研究团队通过改进反应时实验设计,探索英语名词复数习得困难成因的系列研究成果。他提出,二语名词复数习得困难主要在于母语和二语复数语法词素的匹配差异。例如,俄语中存在复数语法词素,因此俄罗斯人前言语语信(preverbal message)中包含由母语建立的复数的语义信息,他们只需要学习复数的形式变化,提取时自动化水平高。而汉语由于不具备复数语法词素,中国英语学习者不仅需要在前言语语信中建立复数语义,还需要在表征时进行形式变化,这种语义信息的建立需要更多显性过程的参与,因此影响了最终习得效果。最后,通过设计图片和句子匹配任务,蒋楠副教授对以上假设进行了佐证。

  蒋楠副教授数年来,不断改进实验设计,发表了一系列具有影响力的论文,他对研究问题的专注和实验设计的革新令人称道。讲座之后,与会专家学者就相关话题进行了深入交流和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