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幼师学校影视动漫艺术设计课程

  【兰州科兴职业学校】是西北地区专业IT教育基地,学校实行“职业技能+学历教育+素质教育+市场”的教学模式,主要开设有学前教育直招班,影视动漫艺术设计,室内装饰艺术设计,硬件网络技术工程师,广告传媒艺术设计,环境艺术设计等培训课程。兰州幼师学校课程安排对幼儿教师培训需求诊断的针对性不足和层次性不明,是一种对幼儿教师培训“隔靴搔痒”式需求分析。培训者或许因此而忽略对幼儿教师提出培训需求背后原因的探寻,亦会缺乏对这些原因是否与幼儿教师自身的性别、民族、教龄、职称、学历、专业发展阶段等因素有关的深度理解。

  另外,对幼儿教师培训需求分析诊断的针对性不足和层次性不明,对幼儿教师培训的质量评估,通常采用“满意度”评估方式。“满意度”作为一种主观指标,是投射的重要工具。也是对幼儿教师培训“个性化”需求诊断不足的表现,它可能会导致培训者将培训重点放在大多数幼儿教师的需求或是大多数幼儿教师认为的“最重要的需求”,而忽略“教师个体”的需求。根据教师自身特点,为教师创造自我发展的空间与条件,使教师在共性中显个性,兰州幼师学校全面发展中显个人特长,更好地显示其教育才能。拓宽教师文化视野,充实教师文化内涵,不断积淀文化底蕴,倡导教师读名着、专业理论书,注重吸纳社会各行业信息,使教师具有宽广的视野。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等多种方式方法,加强对教师教育技能,专业技能及特色课程的培训,并充分利用本园教育资源,搞好园本培训。加大对青年教师的培养培训力度,争取培养出1-3名园级骨干教师,力争更多地涌现出州、县幼教队伍中较有影响的教师。兰州幼师学校这也使得培训者无法开展精准的幼儿教师培训,不利于幼儿教师的“高素质善保教”能力的提升。学者们对幼儿教师培训应该关注和重视哪些要素,讨论如下。保育员重点培训了保育员一日生活流程,怎样给餐桌消毒、户外时保育员应该怎样做等等。 总之,教师培训是我园的一个系统工程, 需要我们不断努力,不断探索,每个教师都要树立终身学习的观念,树立生命不息,教研不止的思想,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我们更应该加强学习知道与督促管理,激励教师不断学习进去,克服困难, 提高综合能力,促进幼儿园特色的持续发展。活动中采用现场示范、互动交流等多种形式活跃气氛,邀请部分老师为大家做动作示范,并现场做纠正指导。深入浅出的讲解、充分调动起教师们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有学者针对幼儿教师专业发展中文化基础弱、理论水平低、智慧不足等问题,提出幼儿教师培训应构建“教师共同体”培训理念。同时,还能提高学习者(被培训者)在培训过程中的自我理解与反思,促使他们追问自己的身份以及需要作出何种改变才能使自己获得提升,进而促成“高素质善保教”的幼儿教师培训目标实现。针对要素分散、结构封闭、缺乏联动的幼儿教师培训系统问题,在培训中期构建“自组织”幼儿教师培训模型(见图2)。“自组织”强调系统内部按照一定规则,各尽其能、相互协同而生成有序结构。“自组织”幼儿教师培训模型以“高素质善保教”的幼儿教师培训系统为中心。也有学者提出“有质量”的幼儿教师培训不仅包括相关培训理念的渗透与内化,还包括培训方式和形式的多样性与多元化、培训内容的针对性和适恰性、教师参与培训的自愿性和主动性、培训效果的外显性和潜在性、培训者的专业性和示范性要素。还有学者在构建“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支持服务体系”为导向的培训策略中除了提到上述要素外,由幼儿教师培训“需求矩阵”模型、“自组织”幼儿教师培训模型、幼儿教师培训“认知诊断”评估模型共同构成了“高素质善保教”的幼儿教师培训模型。还关注了培训目的、培训需求、培训师资等方面。培训方式和形式的多样性与多元化、培训内容的针对性和适恰性、教师参与培训的自愿性和主动性、培训效果的外显性和潜在性、培训者的专业性和示范性要素。近年来,一些学者还认为培训经费的投入与保障、幼儿教师培训政策的分析,以及对国外幼儿教师培训的质量保障体系等国际经验的借鉴与反思同样是有助于幼儿教师培训的重要因素。

  综上所述,学者们对所认同的幼儿教师培训的核心要素观点不一。他们均从幼儿教师培训的不同视角出发,讨论了提升教师专业素质与质量的相关要素,但对这些核心要素结构的讨论仍过于分散,不成体系。选择了幼儿教育事业,对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不计名利,积极进取,努力创新。认真设计每一节课,甚至一个小小的动作。不求最好,但求更好。只有这样幼儿才能接受老师的教育而愿意学习,不断进取。尊重每一个幼儿。每一幼儿都渴望得到老师的爱和尊重。要与幼儿平等相待,不能把幼儿当下级随便呵斥。只有把爱传递给幼儿把幼儿看重,幼儿得到老师的尊重,他们才会尊重老师喜欢老师,愿意学习这个老师所传授的各种知识。努力进取。作为传道授业的老师,只有不断的更新自己的知识,不断提高自身素质,不断的完善自己,才能教好幼儿。如果自身散漫,怎能要求幼儿认真。要提高自身的素质,这要求自己不断的学习,积极探索,不断开辟新的教法。幼师学校很少有学者将幼儿教师培训的核心要素构成体系作为一个系统来讨论,此外,针对幼儿教师在心理和行为品质方面的不足,幼儿教师培训“认知诊断”评估结果还为后续的跟踪培训制订补救策略提供了客观信息。使得幼儿教师培训要素之间看起来彼此孤立、结构封闭,致使培训系统“血脉不畅”。当横纵两个维度任意组合、共同作用时,便形成了幼儿教师培训的“需求矩阵”模型中的各项需求判断指标。近年来,虽然幼儿教师培训的政策、制度、经费等要素逐渐受到重视,为幼儿教师培训注入了新的“外部能量”,但这种“外部能量”却是短暂的、即时的,不足以引起幼儿教师培训内部的“能动循环”和“驱动提升”,其原因可能在于对幼儿教师培训的核心要素讨论本身还未形成一个有“生命力”或成熟的体系和系统。保育员重点培训了保育员一日生活流程,怎样给餐桌消毒、户外时保育员应该怎样做等等。 总之,教师培训是我园的一个系统工程, 需要我们不断努力,不断探索,每个教师都要树立终身学习的观念,树立生命不息,教研不止的思想,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我们更应该加强学习知道与督促管理,激励教师不断学习进去,克服困难, 提高综合能力,促进幼儿园特色的持续发展。活动中采用现场示范、互动交流等多种形式活跃气氛,邀请部分老师为大家做动作示范,并现场做纠正指导。深入浅出的讲解、充分调动起教师们的主动性和积极性。质量是针对事物、产品或工作本身及其过程满足要求的优劣程度。由幼儿教师培训“需求矩阵”模型、“自组织”幼儿教师培训模型、幼儿教师培训“认知诊断”评估模型共同构成了“高素质善保教”的幼儿教师培训模型。它具备的“精准诊断”“动态协同”“关注个体”“追求本质”等特点,兰州幼师学校为当下幼儿教师培训实践、幼儿教师专业发展与质量提升提供了新思路和参考。诊断和分析幼儿教师培训需求是制订“高素质善保教”幼儿教师培训计划与方案的前提。兰州幼师学校选择幼儿教师“需求矩阵”中纳入培训计划与方案内容的前提原则是,将培训需求按纳入的重要性进行排列,即首先要遵循社会层面、其次是组织层面、最后是人员层面的需求。具体实施分四步。那么,幼儿教师培训的质量,参与和推进“高素质善保教”幼儿教师培训的相关利益人(培训主体、培训对象),如中国各省市高等院校、幼儿园、第三方培训机构部门或推进公益教师培训的国际组织等宏观培训主体和培训管理者或项目负责人、项目执行者、培训讲师等微观培训主体。就是对幼儿教师培训是否满足要求的“优劣程度”的判断。对幼儿教师培训的质量评估,通常采用“满意度”评估方式。“满意度”作为一种主观指标,是投射的重要工具。

  对幼儿教师培训效果的“满意度”评估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培训效果是否满足了幼儿教师的“培训需求”。兰州幼师学校课程安排然而,依靠幼儿教师主观评判的“满意度”来评估幼儿教师培训质量(即“满足要求的优劣程度”)的客观性,或者直接判断幼儿教师培训是否让幼儿教师素质和能力获得了有效的提升,仍值得商榷。